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郁文箱

艺术是人间共通的语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张郁散文集《那年那月,梦里梦外》代序和后记  

2015-05-03 17:12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西安城里的一位睿智长者

——《那年那月,梦里梦外》代序

 

于国站

 

西安可是个了不起的地方,她那深厚的文化积淀,让多少人为之倾倒。西安的了不起,源于一群一群了不起的人,没有那一个又一个雄风照人的群体,没有那一个一个风厉踔跋的人物,就没有西安那恢宏的气魄,卓越的品质,就不会有她骨子里的华贵,血脉中的妩媚。把最传奇的英雄气概和最浪漫的诗画情怀,再揉进最勾魂的国色天香,恐怕,也不足以比拟梦里西安。

我一直想往着那个神奇的城市,惦记着那些英灵们化作的风云和烟尘。当然,更牵挂着神交已久的一位老人。因为这位老人,我在精神的天宇下,会时常分外动情地凝视和遥想西安。

在我结识的人堆里,这位老者很有些突出,与西安的了不起呈现天然的匹配。

这位老者,现在已经退休,过着一种完全自由的个性生活——一以贯之地继续着他的文化旅程。“我视音乐为第二生命,除了阳光、空气、面包和水以外,音乐就是我生存的必须了!”在一册相当厚重、名为《用歌壮辉煌》的音乐著作中,他这样诠释自己与音乐的关联。这是一部整整10个印张的词曲集,收录了老者近年新创作的《盛世中国》《国徽》《热土》《赤子谣》《凤凰树》等音乐作品251首,蔚为壮观。出版这部集子,说来已经是03年的事。眼下,他每天忙着整理全国各地文友们寄来的文字,不定期地编辑出版“张郁文箱”,每期32块版面,内容十分庞杂。想一想,这份艰苦,岂是寻常!做媒体的人,哪个不晓得个中甘苦,何况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。

这位老者的名字,就印在报上,张郁是也。退休前,他是西安广播电视局的一位局级领导,分管着局里宣传、财务、技术、音像、学会等业务部门,工作极为繁重。我们社会上曾经称颂那种埋首工作、不计个人得失的人为“老黄牛”,张老即如此,是视业务如生命的哪种类型。一般来说,这样的人,在正常的世风里,往往都能赢得德高望重这样的赞誉。我与张老结缘,应该不是什么意外,我们都从事相类似的工作,自然而然的,从文字的交流中,就有了简易的互动。那时,老人家麾下还有一份相当不错的杂志《当代声屏》,我的一些相关题材的漫画,陆续经张老之手,在杂志上刊发出来。无须过多猜想,也大体上感到张老是个热心慈善长者。一直以来,在我心中,存有一份对张老的深深感念,使我很容易把大西安的人文背景当作一幅画框,然后把他的身影庄重地镶嵌进去,最终混为一谈。这倒不全然因为这位长者对我个人有所眷顾,更深层的原由,则是通过张老大量的艺术作品,看到了他一向的勤劳,看到了他始终的求索,看到了他不舍的信念,看到了他向上的精神。握重权而不入俗流,居高位而不贪淫逸,总能以轩昂的气宇放眼江山,用虔诚的情怀赞美阳光,深掘当世生活的美,咀华含英,高唱入云,吞虹吐霓,激情迸溅,敷重彩成华章。张老品格与才情双馨,乃至高渺神韵,尽显于文采风流之间,如此而令人仰慕。

张老一共给我寄过《用歌壮辉煌》《绿窗走笔》两部个人文集。在其中一部文集的封皮折口上,有他的简要介绍。据此,乃知:更早些时候,也就是在主编《当代声屏》之前,张老曾先后编辑《莲湖文艺》《西安工人文艺》。而担负起领导职务后,还同时兼任西安人民广播电台台长,并且在主编《当代声屏》的同时,义务为省音乐文学学会代编《长安词林》。

这些年他耗费宝贵心血,以惊人的高产,创作了二十余部文集,并在各级评奖活动中,屡获殊荣。张老的勤勉,实在并不多见。显而易见,张老有限的余暇,都身心俱以地投入到了辛勤笔耕中。

因为行业的特性,也因为工作上天经地义的便利,几十年里,风雨行程,张老足迹踏遍四海五湖,于揽胜寻芳的工作场景内外,遍植友谊之树,颇是结交了天下许多良朋益友、知音高契,并时以唱酬为乐事。张老书中,这类与人合作的友情结晶,占有相当数量。

除了丰硕的音乐成果,张郁老先生还创作了很多散文、随笔、游记等其它体裁的文字作品。秉笔于手,饱蘸赤子深情,描写现世风景,刻画世相百态,摅骋思情,阐述灼见。视野广阔,心志高洁,尽在文字中有所隐现。张老的这些文章,怀想亲朋、感悟生命、歌颂生活、赞美乡土、记录见闻、关注社会、体恤民生,体裁多样的同时,题材亦涉猎较广。

如果我理解得不错的话,张老对于“老人”这个敬称,或许不以为然。躬身于字里行间、半亩方塘,偶一抬首,张老眼前正有春光无限,一派盎然。大有作为之际,何来老迈之忧!

强行者有志,自省者睿智。孜孜不倦,其人可敬。

 

读后:

    文友于国站先生的“西”文,发表在2009912日《四平日报》,是一篇“美文”,我并不因为他为老朽说了一些褒扬之语才赞美这是一篇美文。那些好话,与之鄙人一生的荣禄成败来说,并不算什么。但却能成为激励、鼓舞我前进的力量,将那些好话,作为自己奋斗的标尺,一面镜子、我会不断地审视自己的行为,不断修正自己,更要谦虚谨慎地做人。

那么,我要说的,是这篇的文字,的确是一篇抒情、美丽、隽永而富有诗意的散文之作。于国站先生是市报的一位资深编辑记者,同时,他又是一位诗人、画家,还是一位散文作家。由于他自身工作的需要,他也写了很多报道、记实文学,还负责报纸专版编辑工作。他出过几本散文、诗歌文集,曾寄给我,在那些感人的文墨篇章里,我都学到了很多东西。

“西”文,并不就事论事,也不罗列琐碎的事例,而是高度概括,把他对人的了解,融入到风采熠熠的字里行间,用诗的语言,散文的笔法,抒情的韵律、严谨的谋篇,精心地筛选去评介人和事物,自然流畅,不显雕琢、做作之痕迹,足见笔下的功力。

鄙人犹喜美文、好诗、妙词,此文,不在写谁,我欣赏的是那文的优美、靡丽、透明,和笔里所泼洒的友谊之情。因而老朽不揣厚颜写此读后,介绍给读者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张郁2009、9、25

 

 

那年那月,梦里梦外(后记)

 

           去问作家为何写作,问几个,就会有几种回答,各人的写作目的都不相同。

    虽然我也是什么作协会员,或被人褒为什么作家,其实我并不够格,只不过是个业余的写手而已。也就是说,我这辈子的业余时间,没有离开过文学写作,写诗歌,写散文,写小说,写歌曲等,仅散文随笔杂文之类,大致也有六七十万字之多。文字不算多,对于一个业余作者来说也就不算少了。虽不算少,但精品绝少,可以说没有。

    那么,没有精品,你的写作目的何在?可以简单地说,没有目的,就是爱好。就像有人爱唱歌,有人拉二胡,有人爱做戏曲票友,有人爱打麻将、下象棋一样。一天不提笔写点什么,手就痒痒……就是这样,变成铅字发表的散文也有几多万字,后来在《张郁文箱》刊出了几多万字。为了让这些文字能够集中保存,见诸给读者,我就想集中成册予以出版。

    这事酝酿了好久,2012年夏季,我的中短篇小说集《时空漂红的碎叶》出版后,就开始搜集整理我的散文作品,断断续续到2013年,尚未能整理完,2014年就撂下了。这年忙于我的歌曲作品演唱会,到年底1220日开完,才算松了口气,直到日前,把演唱会的收尾工作搞完,便接着又开始了散文的整理。那么,选出的入书作品,历年来,大部分在国内许多报刊发表过;退休后所写的大部分在文箱刊出过;少部分在网上发表;还有小部分没有刊出过……不管青红皂白,我都尽量收集进去。

    这些篇章,毕竟是过去了年代的作品,受着历史的制约,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。也是我们业余作者不能称其为大家的悲哀之处。只有那些能够站得高、看得远、敢于冲破时代的羁绊和制约的作家,写出历史的落后指出未来光明的作品,才是不朽的,这样的作家就是大家,而我不过是一个爱好者,一个文艺小兵。

    毕竟作品或多或少都是时代的客观反映,作家不反映不可能。因为作家都生活在实际的生活中,是受着社会生活、政治、文化、理念的制约。作品不仅在内容、素材、认识、语言上必然折射他所处的时代,即使不能成为读者前驱的导向,但多多少少都会是他所处那个历史生活现实的记录,这些,对于读者和后来人说,就成为了解那个过去了的历史时代的一笔财富。

    这本散文集出版后,我将继续把我的诗歌、随笔、游记、歌词、歌曲等分别整理结集,献给亲朋好友,献给我们的时代。

    当然,“芝麻开门”,会打开大门的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张郁201553于闲人斋

 

注:该书正在整编中,预计10月出书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